<rt id="mp4zr"><meter id="mp4zr"></meter></rt>

<b id="mp4zr"><form id="mp4zr"><label id="mp4zr"></label></form></b>

<tt id="mp4zr"><span id="mp4zr"><delect id="mp4zr"></delect></span></tt><cite id="mp4zr"><span id="mp4zr"></span></cite>
<rp id="mp4zr"><nav id="mp4zr"><button id="mp4zr"></button></nav></rp>

    <rt id="mp4zr"><meter id="mp4zr"></meter></rt>
  1. <tt id="mp4zr"><span id="mp4zr"><samp id="mp4zr"></samp></span></tt>
    1. <tt id="mp4zr"></tt>

      <cite id="mp4zr"></cite>

      <tt id="mp4zr"><form id="mp4zr"></form></tt>

      <rp id="mp4zr"><meter id="mp4zr"><p id="mp4zr"></p></meter></rp>
      病毒是美軍帶到武漢的?先看看俄羅斯爆出的猛料

        2020年03月14日 09:16
        來源:環球網

      俄羅斯杜馬議員納塔利婭·波克洛恩斯卡婭、俄羅斯自民黨主席日里諾夫斯基公開發表評論認為,新冠病毒是來自美國的破壞行動。

      “美國零號病人是什么時候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

      3月13日,中國現任外交部新聞司副司長兼發言人趙立堅通過推特發出的這段話,尤其是那幾個詰問,在美國媒體和社交網站上猶如刺破巨大氣球的一根針,迅速引起了美國輿論場中爆炸式的反應。

      有人認為,趙立堅的那句“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是沒有根據的猜測;有人認為,美國現在確實有必要找出零號病人,以及美國境內出現新冠病毒的源頭,因為現在美國疫情信息太混亂了,很多民眾的惶恐就是因為有很多未知沒有解開。

      當然,更多人認為,病毒起源的問題還是應該交給科學家來探求和考證。

      但是,關于病毒的背后,俄羅斯媒體和專家對美國生物武器研發爆出的猛料,我們也可以了解一下。

      1、其實,事情的引發還是從美國眾議院的一場質詢開始。

      當地時間11日,美國疾病控制與預防中心(CDC)主任羅伯特·雷德菲爾德在眾議院接受監督委員會質詢時承認,一些似乎死于流感的美國人,在死后的診斷中被檢測出新型冠狀病毒呈陽性。”

      這是美國CDC主任首次做出這種承認,之前在日本媒體做出“美國大規模流感中可能包含新冠病毒感染者”的報道時,美國CDC并未承認。

      趙立堅在推特上傳了一段現場視頻,就是關于這段質詢的。

      視頻顯示,眾議員魯達(Harley Rouda)在聽證會上問雷德菲爾德說,“所以我們可能有一些人看似死于流感,而實際上可能是冠狀病毒?”雷德菲爾德回答說:“在今天,美國有些病例確實是這樣確診的。”

      在這次聽證會上,民主黨人批評行政當局在新冠病毒檢測方面不得力。魯達眾議員是在這一背景下質詢雷德菲爾德的。

      這段視頻為趙立堅提供了證據,于是發問:“美國疾控中心主任被抓了個現行。零號病人是什么時候在美國出現的?有多少人被感染?醫院的名字是什么?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美國要透明!要公開數據!美國欠我們一個解釋!”

      有人認為,“可能是美軍把疫情帶到了武漢”,這句其實更大程度是一種反應式的情緒釋放,重點是在后面,要求美國“透明,公開數據”。

      在此之前,一些中國網友在社交媒體上質疑是美軍在去年10月到武漢參加世界軍運會時把新型冠狀病毒傳到武漢。從中國國內的公開報道看,媒體曾就“美國運動員染病”一事采訪過當時收治這些美國運動員的武漢金銀潭醫院。

      2月23日20點,金銀潭醫院院長張定宇在電話里明確回復南方周末記者:“武漢軍運會期間,我們接收的五名外籍運動員,患的都是瘧疾。”瘧疾是一種蚊蟲叮咬或患者輸入帶有瘧原蟲血液引起的傳染性疾病,主要癥狀為發熱畏寒,食欲不振,與新冠肺炎無關。

      所以,從多個角度看,這更像是趙立堅以自己個人的發聲平臺,發表的一些看法。是對近來美國一些官員無端指責中國的一種反擊。

      比如,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奧布萊恩(Robert O’Brien)11日宣稱,中國在新冠疫情爆發初期并沒有采取最佳做法,而是掩蓋了疫情,這導致國際社會花了兩個月時間才作出反應。

      12日,同為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的耿爽在新聞發布會上批評美國官員,“詆毀中國政府和人民的抗疫努力”,稱這種做法“既不道德、也不負責任”。

      耿爽說,這種言論對美國本國的疫情防控工作絲毫沒有幫助。中國為減緩疫情蔓延所做的努力為世界各國贏得了應對疫情的時間。

      有專家告訴刀哥,在與美國政府目前這波官員進行“口水戰”時,對方像蓬佩奧這種已經公開承認說謊是令美國強大的一種能力之一,所以經常毫無根據地向我們潑臟水、死纏爛打,把水攪渾。而我們的外交人員回應,都是要有理有據,所以從場面上看,我們處于被動接招的狀態。

      這位專家說,趙立堅這次用猜測性話語反擊美國,其實是“以彼之道還施彼身”,也攪和一下美國的輿論場。但是這種招式,可能我們國內很多人,我們的對手都不太習慣。

      在美國媒體和社交網站上,也有不少聲音認為,美國批評中國的抗疫是為了“甩鍋”。美國政府在1月底宣布將限制來自中國的乘客入境。但批評人士說,總統特朗普在公眾場合淡化了這種病毒的嚴重性,聯邦政府在檢測方面行動遲緩。

      關于這場全球大流行的疫情究竟從何而起,至今仍迷霧重重。

      國際權威醫學期刊《柳葉刀》(The Lancet)1月24日發表的一篇由收治新冠肺炎重癥病患的武漢金銀潭醫院副院長黃朝林等人撰寫的論文,將首名病患的發病時間前推至12月1日。該論文由近30名中國醫療機構的研究者所撰寫,他們中的相當一部分工作在救治新冠病患的一線。

      而香港《南華早報》在13日刊登文章透露,根據武漢市相關部門在去年底發出的內部文件,把首次發現疑似新冠患者的時間,向前推到11月17日。

      2、針對趙立堅在推特上的發文,13日耿爽回應稱,“我們也注意到最近一段時間,有一些關于新冠病毒源頭的討論,美國政府個別高官和國會議員借此發表種種不實和不負責任的言論,抹黑攻擊中國,我們對此堅決反對。”

      耿爽說,“事實上,國際社會包括美國國內對病毒的源頭問題都有不同的看法。中國這幾天一直在說的,中方始終認為這是一個科學的問題,需要聽取科學和專業的意見”。

      的確,在關于病毒源頭的問題上,還是要看科學證據。

      但是,關于病毒與美國的生化武器,一些傳言早已有之。不久前,伊朗伊斯蘭革命衛隊司令薩拉米就表示,新冠病毒是美國研制的生化武器的一種。

      持這種看法的人,并非個例。

      據俄媒體報道,前聯合國生物武器委員會成員、前蘇聯生物武器專家、俄羅斯微生物專家伊戈爾·尼庫林認為,新冠病毒完全可能來自中國之外。

      俄羅斯杜馬議員納塔利婭·波克洛恩斯卡婭、俄羅斯自民黨主席日里諾夫斯基也都公開發表評論認為,新冠病毒是來自美國的破壞行動。

      俄羅斯質疑新冠病毒出自美國的黑手,有其依據。俄方認為,美國從未停止過對生物武器的研究。特別是2001年小布什就任美國總統后,宣布退出1972年簽署的聯合國《禁止生化武器公約》,從此擺脫束縛,開始更加肆無忌憚地發展生化武器。

      3、近年來,俄羅斯媒體對美國在其周邊國家建立軍事生物實驗室的活動情況進行了大量的披露:在蘇聯解體后,美國打著幫助獨聯體國家防止生物威脅的旗號,在俄羅斯周邊地區建立生物實驗室網絡,對俄羅斯形成了半弧形包圍的態勢。

      這些實驗室網絡分布在格魯吉亞、烏克蘭、摩爾多瓦、亞美尼亞、阿塞拜疆、烏茲別克斯坦和哈薩克斯坦,俄羅斯對此深感威脅和擔憂。

      蘇聯解體后,由美國國防部降低威脅局(DTRA)和美國參議員塞繆爾·納恩(Samuel Nunn)和理查德·盧格(Richard Lugar)共同參與制定了一項旨在銷毀俄羅斯和獨聯體國家核武器、化學武器及其他大規模毀滅性武器的運輸、儲存、退役和維護計劃,即 “減少生物威脅—合作參與生物計劃” (Cooperative Biological Engagement Program – CWEP), 也稱“納恩-盧格(Nunn-Lugar)計劃”。

      理查德·盧格理查德·盧格

      根據上述計劃,美國五角大樓以防止生物威脅為幌子獵取前蘇聯生物武器專家、技術并在前蘇聯遺留在獨聯體各國的生物設施基礎上,進行升級改造建立高級別防護的生物實驗室,同時還獲取了前蘇聯在生物武器領域的許多研究成果。

      美國五角大樓為此預算撥款21億美元。從此,美國在秘密生物武器研究方面方興未艾。

      俄專家認為,美國在獨聯體國家的生物實驗室是圍繞俄羅斯進行生物戰的一個組成部分。

      格魯吉亞:2011年,由美國五角大樓降低威脅機構出資1.5億美元,在格魯吉亞首都第比利斯建立的具有三級防護功能的中央生物參考實驗室啟用。時任美國參議院國際委員會主席理查德·盧格、原美國國防部長助理安德魯·韋伯出席了揭幕儀式。該實驗室從此以美國參議員理查德·盧格的名字命名為“盧格”實驗室。

      根據美格協議,該實驗室由美國防部直接控制,格魯吉亞政府無權對其監督。在該中心工作的美軍生物學研究者和其他非軍事研究人員都在格魯吉亞享有外交豁免權,并可使用外交渠道運輸生物材料。

      在美軍方的文獻中,它被列為“美在國外運行的研究單位”。參加格魯吉亞“盧格”實驗室工作的除美軍方的生物學研制單位外還吸收 “西圖公司”、“巴特爾”、“邁塔”等私人大公司參與。這三家私人承包商還為美國中央情報局和其它各類政府機構提供生物研究服務。

      “巴特爾”公司還與美國國土安全局簽訂兩份合同。一份是2006-2016年的3.444億美元聯邦合同,另一份是2015-2026年的1730萬美元合同。根據這兩份合同,“巴特爾”公司還掌控著坐落在馬里蘭州德特里克堡(Fort Detrick Maryland)的最高秘密等級的生物實驗室,“全美生物防御分析和反制措施研究中心”(NBACC)。

      美國的秘密生物實驗室優先研究課題,是可用于生物武器的潛在病毒株,包括可傳播土拉熱桿菌(兔熱病)、炭疽、布魯氏菌病、登革熱、克里米亞-剛果出血熱、非洲豬瘟、西卡病毒、SARS病毒以及蝙蝠和傳播傳染病的多種吸血昆蟲、蚊蠅,評估氣溶膠毒素的危險影響;評估類鼻疽病毒對靈長類動物氣溶膠的毒性效力,和其作為恐怖生物武器的潛力。

      梅契尼科夫梅契尼科夫

      烏克蘭:美國在烏克蘭策劃第一次顏色革命成功后,美軍方對在烏克蘭開展生物研究發生了特別興趣,與烏方簽署了一攬子重新裝備烏境內生物設施的協議。美國五角大樓威脅降低機構出資1.7億美元,于2010年6月15日在敖德薩市的梅契尼科夫抗鼠疫研究所的基礎上,建成了第一個生物實驗室,隨后又于2013年在基輔、文尼察、捷爾諾波爾、烏日哥羅德、第聶伯羅彼得羅夫斯克、辛菲羅波爾、赫爾松、利沃夫、哈里科夫等地建立了15個生物實驗室。

      阿塞拜疆:五角大樓在阿塞拜疆投資約1.7億美元,升級了阿塞拜疆生物實驗室的網絡,于2013年在巴庫建造了中央生物參考實驗室,并在阿塞拜疆不同地區建立和升級、改造了大約10個生物監測站。

      烏茲別克斯坦:美國軍方在烏茲別克斯坦投入1.3億美元,于2007年至2016年先后在塔什干、安集延、費爾干納、烏爾根奇、布哈拉、蘇爾漢達里亞、卡拉卡爾帕克斯坦以及撒馬爾罕地區建成了生物實驗室網絡。

      亞美尼亞:由美國國防部威脅降低機構提供資金,于2016年在亞美尼亞的埃里溫、久姆里、伊杰萬三地建立了生物實驗室。美國五角大樓僅對埃里溫一個參考生物實驗室的建設大約投入金額為1800萬美元。

      亞美尼亞是前蘇聯微生物科學的主要研發基地之一。美國不僅對亞美尼亞在微生物科學的研究成果和人力資源感興趣,更對亞美尼亞微生物培養存貯庫中的約14000株具有特別重要意義的菌株(鼠疫,兔熱病,炭疽,腦炎,口蹄疫,非洲豬瘟等)抱有極大興趣。

      哈薩克斯坦:美國五角大樓減少威脅機構共投資1.7億美元,在哈薩克斯坦人口最密集的城市阿拉木圖原鼠疫研究所的基礎上,建立的中央參考生物實驗室于2016年9月落成啟用。美國還在該實驗室建設了一個中亞疾病預警系統。

      原阿拉木圖鼠疫研究所儲存有大量的鼠疫,霍亂,兔熱病,炭疽和布魯氏菌病等病毒菌株。俄羅斯特別對美國在自己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成員國內亞美尼亞、哈薩克斯坦建立生物實驗室挖墻腳的做法十分惱火。

      4、美國“大藥房”把美國利益集團緊密捆綁在一起。

      俄羅斯專家披露,美國的秘密生物戰計劃還與生物制藥緊密結合,吸收許多美國的大公司參與,形成了所謂的美國“大藥房”聯盟。這一“大藥房”把美國國會議員、軍事集團、制藥和軍工企業的利益密切融合。

      俄羅斯軍事專家指出:生物武器可以有選擇性地迅速消滅敵人的人力,勝利者只是在被征服的國家的領土上“清除垃圾”。美國還用人體進行生物進行實驗,對當地居民進行秘密生物攻擊。

      在建有美國生物實驗室的獨聯體國家,各種傳染病疫情頻發,格魯吉亞、烏克蘭等國政府每年不得不花費巨資從美國進口藥物和疫苗。

      2018年,格魯吉亞國家前安全部長伊戈里·格奧爾加澤對媒體揭露美國在格魯吉亞的“盧格”生物實驗室用人體進行秘密試驗,導致許多實驗對象死亡。格奧爾加澤還向媒體展示了相關文件并要求特朗普政府對此進行調查。這引起了轟動。

      2018年9月13日,俄羅斯外交部新聞發言人瑪利亞·扎哈羅娃要求美國官方對其在格魯吉亞秘密生物實驗室的活動做出解釋。

      俄羅斯專家指出:眾所周知五角大樓是戰爭機器,而不是造福世界人民的醫院。質疑美國在獨聯體國家的實驗室網絡具有雙重目的。生物武器本身是目前世界上最危險的武器。它不用開一槍就可造成比原子彈更大的危害。發生在世界任何角落的泄露都會威脅到整個世界。

      俄羅斯外交部長謝爾蓋·拉夫羅夫早在2016年在莫斯科國際關系學院發言時就指出:“美國長期不遵守40多年前簽署的《禁止生物武器公約》并千方百計阻止關于建立執行《公約》的核查機制。我們知道,美國人有一系列生物研究項目,包括在我們的鄰國,這些研究并不是為了和平的目的”。

      2018年,拉夫羅夫還在阿拉木圖舉行的集體安全條約組織外長會議上說“我國安全部門和專家對這些生物實驗室的出現感到特別緊張,不排除這是用來對付我們的”。

      感謝周凡先生為本文撰寫了重要內容

      來源:補壹刀/胡一刀

      責任編輯:姜曉瑩
      每天給你呈現一個新鮮的
       三亞

      三亞日報官方微信號:
      syrbgfwx
      客戶端
      官方微信
      英文微信
      官方微博
      相關新聞


      • 上海外國語大學三亞附中全面復工
        上海外國語大學三亞附屬中學項目目前已全面復工,并已完成工程總量的85%。
      • 患病女孩孟海蓮的母親羅美麗到三亞日報社送錦旗表謝意
        ”羅美麗表示,女兒的疾病和家庭的困難經《三亞日報》報道后,得到了很多好心人的關心和幫助,她一直沉浸在感動之中,然而她無法一一表示感謝,只好通過《三亞日報》向所有愛心人士致謝。3月23日晚,三亞傳媒影視集團三亞日報官方微信公眾號推送《女孩患紅斑狼瘡病情惡化在三亞就醫,母親求助:救救我的女兒》。三亞的包容和愛心,讓來自儋州的我們覺得很溫暖,謝謝關心和幫助我們的所有好心人。
      • “亞亞”的“武藝”是如何煉成的?來看背后的故事→
        吉祥物運動項目造型歷經多輪設計過程,在反復修改中,團隊始終秉持抓住“決定性瞬間”這一特點。“抓住運動造型‘決定性瞬間’,即抓住每個運動進行時,恰好能展現此運動項目獨特內涵和意義的那個瞬間。此時所有元素各得其位,均如箭在弦上,一觸即發,我們必須要抓住它。
      • 崖城中學開展疫情防控應急演練備“戰”開學
        本報記者符吉茂通訊員邢文悅攝本報訊(記者符吉茂通訊員邢文悅)3月31日,三亞市崖城中學組織該校初三學生、教職工500余人到校,針對開學晨檢、日常上課、食堂就餐、放學管理、應急處置等五個環節,進行疫情防控應急演練,為有序開學做好準備。據了解,為切實保障師生的生命健康安全,崖城中學根據“兩案十制”的相關要求,制定了《三亞市崖州區崖城中學疫情期間開學工作實施方案》,建立防控工作體系,并細化防控工作措施,聯合衛生醫療機構開展防疫指導工作。8時許,學生開始入校晨檢,數十名學生保持1米以上距離在各自班主任所在登記點進行逐一登記、測量體溫。
      • 四川涼山木里森林火災救援一線
        (朱虹程雪力)。


      • 直播看了嗎?中獎的網友快來領取三亞蓮霧→
        據悉,“南鹿一號”蓮霧是三亞南鹿實業股份有限公司經10年精心培育出的新產品,由牛奶蓮霧和黑金剛蓮霧雜交而成,既有牛奶蓮霧的甜蜜爽口,又有黑金剛蓮霧的大個頭。同時,10名幸運網友各抽中“南鹿一號”蓮霧1箱。本報記者陳聰聰攝“名嘴”在南鹿蓮霧基地里直播挑選蓮霧。
      • 三亞休閑農業旅游民宿節舉辦 市民游客打卡"網紅民宿"
        當天,因為新冠肺炎疫情宅家許久的市民紛紛出游,從參觀網紅民宿拍照打卡到參與互動游戲贏取獎品,從體驗插花享受田園之樂到種植玫瑰感受勞作樂趣,久違的“放飛”讓他們倍感欣喜。3月29日,“相約玫瑰谷,宿在博后村”2020年三亞休閑農業旅游民宿節活動在亞龍灣國際玫瑰谷及吉陽區博后村舉辦,300余名市民游客到場體驗浪漫花海、打卡網紅民宿,掀起一股“鄉村游”小熱潮,有效助力當地鄉村旅游景點、民宿協同發展,促進鄉村休閑旅游消費增長,打造鄉村休閑旅游品牌。據市農業農村局副局長曲環介紹,舉辦此次活動旨在鼓勵市民游客多到鄉村旅游,拉動當地消費增長,同時積極推動博后村民宿產業與玫瑰谷特色農業有機融合,打造三亞鄉村振興的特色樣本,推動實現農村產業“三變”(資源變資產、農民變股東、資金變股金)發展目標,助力三亞全域旅游健康發展。
      • 三亞的春天里,你笑起來真好看!
        隨著捷報不斷傳來,街道的車流、人流變多了……三亞的元氣,逐漸恢復;三亞的人氣,正不斷提升!
      • 三亞各學校制定開學方案和應急預案
        由于疫情還沒有結束,學校開學后要面臨哪些問題?學生的上課、就餐、住宿怎么管理?安全如何保障?就此,記者走訪了三亞部分學校。
      • 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個人、三亞崖州區鳳嶺村黨支部書記張少漢帶領全村脫貧
        三亞崖州區鳳嶺村是純少數民族村莊,幾年前,該村有建檔立卡戶85戶437人,給人的印象是:村基礎設施差、產業結構單一、農民思想保守,是典型的貧困村。

    2. 關于三亞新聞網  |  廣告服務  |  誠聘英才  |  投稿中心  |  網站導航  |  設為首頁  |  版權聲明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9-2020 www.u2966.cn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三亞傳媒影視集團有限公司 版權所有
      高清真人喷液视频教程-欧美成年性色生活片-视频在线观看你懂的